停电一日

因我校安装空调需更换电路,今日我舍停电一天。

停电在我校算是件常见的事,更常见的是停水。我舍被师姐们戏称“月经楼”,意思是每个月都有几天不在状态,不是水就是电。尤其是我舍的西边锅炉,每月都在修整,却一直没修好过,冬天也是如此。我大一时还会气鼓鼓地坐在椅子上发条朋友圈抱怨,而现在,在被停一天电之后又发现停水了的即将下架的师姐我,可以气定神闲地抠图、打字。

这可牵扯不到什么时光催人熟的矫情话呀,要真讲起来应该是deadline催我扣。deadline乃第一生产力嘛,这可是真理。NSF为了解决申请各种资金的科学项目提案太多的问题,干脆不设置申请的deadline,结果提案数量减半。但我掐指一算,我离毕业的日子也不远,可我也没有为毕业典礼那一天的致谢词做一番准备,也许到那一天我甚至没有想说的话,发三秒钟的呆,拍一张闭着眼睛的照片,就匆匆下台离开。

最近看新闻总是很疲软。媒体对真相紧抓不放,却抓不住重点。牙医案予人最大启发应是“如何处置精神病病人”,媒体焦点却放在“医患关系”。雷案亦是如此。看公众号也疲软。每天晚上的文章都是《欢乐颂》,每天试图以三观说话。拜托,现在的年轻人有常识就已经很厉害了。

生活像掉进深海里,不断发出自己的频率却没有回音。

很多人跟我诉说生活苦。我天生不善安慰人,并且我过得也不算开心,只能不冷不淡地发首歌过去,毕竟道理也就那些,我自己也做不到。

睡眠不稳,呼吸在独木桥上摇摇晃晃走着,神游一刻踏空,醒来。

某天夜半醒来,发现有条未读微信,有些期待地回复过去,没想到另一边很快地回复了我。我犹豫了下,问她过得好吗。不用她回复我都知道她过得不好,我只是想让她把烦恼说出来,我愿意接受她的不快乐。可是她却说,你不用担心我。我不知道她知不知道我也过得不好,前路也是白茫茫一片。可是我也选择对我的迷惘、恐惧闭口不谈,压抑我的坏情绪。我们都把自己的不快乐隐藏起来,自己解决。

我努力消化我的不快乐。走路摇摆起手臂,大步向前。找最好笑的笑话,看好玩的电视剧,买好看的衣服,读有趣的故事,吃美味的食物,每次和父母视频时都摆出一幅神清气爽的样子,和他们说一些好玩的事,他们也如我想象的那样笑起来。

笑起来很好啊,我喜欢看他们笑。看着他们笑我也会笑。爸爸总爱和我头顶头叫我“啊妹”,妈妈喜欢像捏小猫一样捏我的脖子。他们总说他们像养了一只猫。

停电的日子实在太漫长,傍晚坐在阳台上看书,《你一生的故事》。但天黑以后电还没来,整个人坐在一团黑暗中和大王聊天。说说未来,最糟糕的未来是怎么样;化妆品,电视剧,朋友。声音该是停电夜的电波,滋滋作响,照亮这个无光的晚上。

终于来电了。灯亮了那一瞬觉得黑夜似乎也没有那么漫长。我口渴得厉害,抓起校园卡往小卖部走,途径研究生院的时候一阵花香袭来,鼻子酸了一酸没忍住打了两个喷嚏。我猜想这一定不是无忧树的味道引起的。


评论

© 渡鸦与竖琴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