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日翡翠梦

记20150525~20150531九江庐山野外实习

去实习前掐指一算,晚上六点出发,早晨八点到站。火车硬座,想来也不会睡得舒服,肯定是醒醒睡睡,那就下载一部动画来杀时间好了,《混沌武士》。

然而我料中了过程,却没料中开头。出发前的下午广州下起了大雨,雨珠缀连成一匹透明的窗帘,遮挡住前方的视野,行人只能凭着熟悉感前行。当时我拖着行李进入某院楼的架空层避雨,遇到好多同院的人在躲雨,大家都纷纷穿上雨衣、换上拖鞋,准备以地科人顽强拼搏、自强不息的精神(对不起我词穷了……但事实也是如此啊……)闯进这场大雨,赶去火车站。

几乎所有人都是准时在火车站集合,但付出的代价就是裤子从膝盖湿到脚。所幸广州东站的空调强劲,我们呆的时间也足够长,在上火车前裤子就已经干透。这事打死我都不告诉母上,不然她一定会指着我的鼻子骂我不爱惜身体、老了得风湿怎么办。

但我干了更伤身体的事:不顾摇摇晃晃的火车,眼睛一直盯着手机,直至看完两本小说。从屏幕前抬头看窗外,已长夜阒阒,是第二天的时间了。困意袭来,脑袋开始混沌不清,眼睛不能完全睁开;可摇摇晃晃的火车硬座并不适合睡眠,它可以很轻易地把人从浅眠中拉出来。

于是我开始听Maximilian,这个温柔的男妖精。从《Snow White》开始,止于《Grey》,单曲循环《Grey》,但越听越睡不着。你想啊,外面夜色苍茫,耳畔温柔如水,脑袋一片迷蒙,总是会忍不住幻想,刚刚从远方马路路灯下一闪而过的汽车影子有着怎么样的故事,夜深了为什么还在路上;那个还亮着的窗口,又在诉说着什么,是不是孩子半夜生病了,抑或是恼人的蚊子声吵醒了睡梦中的人。

这让我联想到我很多个失眠夜。在很多个失眠的夜晚,我听见过凌晨三点的扫地声,男女争执声,狗吠,婴儿的哭泣声,甚至有醉酒的人在空荡荡的街道上的呓语;但最可怕的,是全世界都寂静下来了,我还听见我的血液汩汩流动的声音,心脏舒张又紧缩,血液迅速放出又迅速缩回,我听得见我身体的流动,哐、当,哐、当,像火车靠站的声音。

火车快要靠站,速度便会缓慢起来,人也可以渐渐听清它的运作,轮子和轨道相撞得越来越缓慢,哐、当,哐、当,这样的声音越来越清晰可数,直至一声长长的汽笛声刺穿所有。

就像此刻的鸣笛,到赣州站了。

6

到九江后,我们马上乘大巴上庐山。自古庐山多弯弯,现在也是这样。含着柠檬片,打算闭眼睡去,但山路并没有这样的打算,五脏六腑都要被晃出去了。据某位耳朵很强大的妹子说,庐山山路没有400多个弯,360多个弯而已。

360多个弯,下车后我立马扶住栏杆,稳住我的五脏六腑。心想我的天,回去的时候还要来一次?(此处应有微笑和再见的表情)。

火车晚点浪费了很多时间,不由得人有多余的时间休息。把行李放置好,吃了顿斋菜,就背上双肩包赶去实习点了。

第一个实习点是“月照松林”。实习的时候完全没有意识到这就是诗人们吟诵的地方。窄窄的小路两旁都是松树,它们姿态各异,松枝高高低低;小路上铺满了松枝,踩上松软松软的,有一种从脚底传递到心脏的温柔(“韩松落”这个名字真是超级好听)。虽然这块地方很出名,但我并不喜欢,所以“月照松林”于我仅仅是拉样方的地方。

拉样方后,我们便从中一路直驱入中十路,找土坑、挖剖面。由于我是学渣,也由于我将此次野外定位为旅游的心理暗示,我便不一一述说实习中和学术有关的一切。此篇日记仅作游记参考,故不要问我为什么剩下的九个土坑是怎么回事,也不要问我为什么野外实习可以逛庐山那么多景点,我会这样回答你:你猜~

绕过土壤剖面,我们来谈谈中一路到中十路的景色。庐山不愧是避暑胜地,别墅林立,养老院也非常多,走去土坑的路上,满眼都是绿树,深吸一口,感觉吸入肺部的,是绿色的空气,还带有雨的味道。

5

第三天的行程较满,要爬五老峰、三叠泉,还要去中九路和大月山水库看土壤剖面,这注定要非常早起床。

昨天由于拉行李,双手酸痛不已,肩头也隐隐作痛。所以早晨整理双背包的时候,想着能减轻多少负担就减轻多少,望着窗外还算晴朗的天空,我将雨衣放在了宾馆;而这个决定,是我在庐山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。

上五老峰的时候,庐山下起了倾盆大雨;一旦我们有上楼梯的趋势,风雨就更加急湍,雨水猛地往人身体泼。床头屋漏无干处,我去年买的天堂伞也对这雨没辙,雨滴竟然渗透过伞面往我身上滴,从头湿到裤脚,唯有鞋子穿了鞋套才逃出一劫。当时一群人卡在山腰,上不去,下来的路也没有,就静静地站在原地淋雨,心情真是日了狗的。

到最后,大家都在山腰的一家小店躲雨,雨势渐渐小了后,老师便催我们走。披着新买的超薄雨衣,顽强拼搏、自强不息的地科人走向了下山的道路。然而这么一下山,雨便停了。整个五老峰都弥漫在雨后清新的空气中,仿佛是刚出浴的少女,带着雾气走了出来,眨巴着眼睛。

走完长长一段山路,我们在山脚的一家小卖部集合。彼时还下着小雨,老师坐在小卖部门口的椅子上,说如果想去三叠泉就走这条路,说着短短的手指指向某条小路,我感冒了,就不陪你们走了。今天实习差不多就这样,看你们从三叠泉回来的时间再安排实习内容吧。

听到老师的话,我有些犹豫:他都不去了,我还去干嘛,而且全身都湿了个遍,真想回宾馆换件干爽的衣服。然而我又转念一想,庐山来一趟要遭受七百多个弯,想来我是不会再来了,机会难得,不要让自己遗憾。一来二去,就有了一个膝盖像中箭一般疼痛的夜晚。

三叠泉,顾名思义,就是有三叠的障碍,往泉水的路崎岖难行,上上下下还好说,越近三叠泉,路越陡峭,到最后就变成了几乎垂直下来的楼梯,也有同学数了数,不记小卖部到入口的路,仅入口到三叠泉下行阶梯便有2103个,上行阶梯则为256个,总共行程三个多小时。虽然很累,但是一点也不后悔,因为三叠泉实在美。

也不知是幸或不幸,虽然早晨淋了一场大雨,但这雨为泉水灌入新源,原本细细的瀑布一下就变得壮观起来。越靠近瀑布,水汽越足,温度越低,行路出的汗与瀑布的水混为一体,又成了一个水人;不仅如此,离得越近,水声越大,原本在远处就可以隐隐听见水坠落的声音,而到了瀑布面前,声音更是轰轰作响,为了让人听清自己的话,需要再拉近说话距离,或者抬高分贝。而由于长时间的行走冒出的热气,也被瀑布撞石溅出的水扑灭;我甚至穿上早晨买的超薄红色雨衣来遮挡这些水珠,然头发早就有晶莹缀饰。

三叠泉水汽旺盛,早晨也才下过一场大雨,朋友觉得这阴沉沉的天空看上去实在不妙,觉得早些离开会比较好,我们便先离开了。路上在纠结要不要坐缆车回去,但同行的几人最近都在存钱想买一些东西,我也在存钱买SD漫画,于是我们就……走回去了……一个多小时……三井寿我是有多爱你啊……

回到旅馆后,大家双腿都隐隐作痛,尤其是膝盖。湿身五老峰,汗蒸三叠泉,大家表示发软的双腿支撑不了傍晚的实习,便留在牯岭街了。狠狠流汗的几人瞬间化身双眼泛光寻找食物的肉食动物,兜兜转转找家德克士买了鸡腿,撒上孜然粉,静静地咬了起来。我是不会告诉你们啃完鸡腿后,我们又去吃饭了,这一吃就是吃掉四桶饭;我还不会告诉你们,我们组每天晚上都是吃掉四桶饭以上的频率,江湖人称饭桶の组。

4

第四天的行程多且杂,但比较轻松,早晨去了植物园、含鄱口和庐山博物馆,在芦林湖休息一小会儿后,便直驱悬谷挖剖面和拉样方,之后又往三宝树方向观察植物和挖土壤剖面,最后从黄龙潭到锦绣谷,再搭车回宾馆。

但我想出来澄清一下,严格来说,这是学霸的行程。学渣如我,另有安排。从植物园开始,虽然也是找植物,但我们几人就远离学霸军团,朝人迹罕至的方向走去,打扰了无数蜘蛛丝。期间庐山雾起,水汽缭绕,模糊景色,所有植物都披上了一层白纱,含蓄美丽。庐山的雾常常是来得突然,去得也突然,来的时候什么都看不清,一切都变得朦胧,所以“不识庐山真面目”真真是大实话,没有虚拟成分。



植物园实习结束后,便走路去含鄱口,含鄱口往下看便是鄱阳湖。可惜鄱阳湖常年雾气萦绕,难以瞧见真容。后便是庐山博物馆,世上的博物馆大同小异,其中微殊非身临其境不能体会,我便不多言了。想多说几句的是芦林湖,这湖实在太美了。水色蓝绿,清澈自然,微风吹过,波澜泛起。湖水倒映着湖上的景色,天空与山,树与桥,像是作了翻转;随便一个镜头即是美景,不必再做处理。


在芦林湖草草吃了几口饼干,我们就往悬谷方向的实习点前进。往悬谷的路人很少,山林透出一种静谧。我们也静静往前走,偶尔有一两声低沉喑哑的鸟鸣在空气里流转。实习点的山坡有些陡,爬上去时若踩上松散的土壤上就会摔下来。我踩着前人开好的路一步步往前,最后停靠在一棵松树上听老师讲授。期间还开了一罐八宝粥,边听课边录音边吃午餐边看树。

非常喜欢实习点的松树,高耸得似要直插天云,郁闭度也高,太阳照不到我(是一个阴生动物)。吃完午餐后我便开始玩松树的枝干,撕下来小小一层,摸上去像是纸一样的枝干,又薄又滑,当时没有笔在身上,不知道写上去的感觉如何。后来有同学要爬上来听课,我抓住枝干拉她上来。没想到枝干上还有分泌物,透明粘稠,粘在我的右手手掌上。因为知道这些没有毒,且有驱蚊驱虫的作用,就很放心闻了闻,很好闻的松香,有种无限接近土地低空飞行的感觉。在用湿纸巾将其擦走后,松香味还久久留在手掌上。

悬谷实习完毕后,立马往三宝树方向的实习点走去。这一次我便发挥了学渣本色,在三宝树面前停下实习的脚步。我和宝仪两人静静站在那棵1600年的银杏树面前,空气沉静如水,宝仪在兀自说些什么,而我却大气都不敢出。

太静了,太静了。我感觉在那一瞬间我化作飘荡无限时空里的一粒尘芥,我所有的难过、不舍、执着和烦恼在和他相逢的一刻原地爆炸,我仿佛置身宇宙,星光流溢、日光温柔,黑暗深不可测而我失去了恐惧。我再也不想了,那些喜欢过的、怨恨过的、想不明白的、猜不透的、曾经放不下的,统统都淹没在时光洪流里吧,我举手投降。

我就静坐在他面前的石凳上,旁边的女孩跟我说着回到学校要计划做些什么作业,我“嗯嗯”回应她,继续保持沉默;她后来大概感觉到我的敷衍,也便闭口沉默。我们就这样静坐了十几分钟,离开时我和宝仪站在他面前许愿,而三宝树不远处就有一座寺庙。

后来我听说那座寺庙求姻缘很灵验,有点后悔没去许愿,所谓单身狗の痛。但后来一想,自己每次许愿都是与自己无关,去了可能也是帮别人许愿,单身狗の痛也是要继续下去的了。

传说庐山是情侣狗的天下,这大概是受《庐山恋》的影响。晚上的时候我和小相公一起去庐山恋电影院看《庐山恋》,进去时尚未开场,昏黄的灯光洒在红色的座椅上。前面是单人座,唯有最后一排是双人卡座;影院大概是有些年头,屁股压椅子坐下去时未感到反弹的力量。电影也有些旧了,戴上眼镜也是自带蒙版和闪光;剧情也不多透露,主人公很认真地哭泣,我们很认真地大笑和吐槽,年代感非常强烈。

3

大家好,我今天患了学渣癌。由于范爷忘记了实习点的路怎么走,于是我们一群人上上下下,兜了几次圈,还是找不着北。爬完五老峰和三叠泉的余痛尚在,一群美人鱼边走边叫嚣;机灵可爱如学渣美人鱼我,静静悄悄地往远处游走。学院做的最错误的一个决定大概就是把搭车卡给我们,大部队都在玩,只有学霸跟着老师绕圈圈。

第一站是悬索桥。刚到时还是阳光明媚,有个恐高的同伴往山下望了望,便摇摇手说在休息处等我们。后来雾起,桥下的风景越来越朦胧,我便打电话给恐高的小伙伴,她也趁着雾起蹦蹦跳跳地过来了。没有去桥对面的龙首崖,听说景色挺美的,可惜了。

第二站是美庐别墅,宋美龄和蒋介石在庐山的居室。因为是散客,只能蹭导游,听得也不完全。对他们的环境很有好感,四处都是植物,往窗外一看,一颗大树正旁逸斜出,翠绿的叶子看得人心旷神怡。别墅后种着竹子,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处,风吹叶摇、雨夜沙沙,想想就觉得舒服。我们的午餐是在竹林中的石椅上享用的,在如此有意境的地方啃着士力架和八宝粥,想想就觉得有些煞风景,但也是没办法的事了,这些食物都是为野外准备的。

后来有个同学告诉我,竹子中屋后的风水不好,因为“坐不稳”。当时蒋宋请了一位算命先生,他说美庐的风水哪里都好,就是屋后的竹子出了些问题。当时宋美龄怒道,中国神仙不保佑,那就请外国神仙保佑。宋美龄和基督教的情缘大概由此引发。

旅店与美庐靠得近,四人走回旅店,各躺各的床,各玩各的。本来想玩玩手机,但看着屏幕眼睛就闭了下去,睡了一个午觉。醒来时天空有些阴暗,问其他三人还走不走,没有人想留下来。下午就去了仙人洞和锦绣谷。

一去到仙人洞,就下起了雨,雾气蒙蒙,洞里乌漆墨黑,什么也看不清。整个山头都雾气缭绕,能见度不到十米。高兴的是,在锦绣谷遇见了好多野生猕猴,它们的出场方式很惊悚:一只大猕猴抢了路人手中的食物,狂奔逃跑。我当时被它们吓了一跳,手机都不敢拿出来拍,怕被它们抢了。然而实在忍不住,它们太萌啦,尤其是双手放在栏杆上、呆呆看着人的样子!

在锦绣谷继续前行,遇见了一块非常巨大的石头,大概需要五六个人手牵手才能抱住;上面刻着“好运石”三字。听说只要把钱币扔到石头上面,好运就会伴随。像我这么倒霉的人必须扔啊,还扔了两个,一个为自己,一个为弟弟。小相公把石头周围的硬币捡起来扔上去,美名其曰:“帮他们延续运气”。扔完没多久,天空竟然放、晴、了!一行人都要尖叫起来,好运石太好用了!雾散后的风景太美了!然而雾散得快,恢复得也快,我们很认真地怀疑好运石的好运是投币式的。

明天就要离开,晚饭后,一行人去买特产。找到了师姐推荐的特色茶饼世家,他们家的桂花茶饼确实好吃。5月是淡季,老板也闲着,便和老板瞎扯淡了一下,发现这家茶饼店确实是世家,老板是第八代传人!我很高兴,这种事可遇而不可求,想给老板拍张照,结果老板摇摇手,说你拍我的茶饼吧。顺便说一下,第八代传人平时的语速已经超过我能接受的范围了(此刻应有再见的表情)。

2

由于六点半就要交房卡,我们很早就起来。在临走一刻把明信片寄出去,就再次走向360+弯的下山路,去秀峰。

很奇怪,这次没有含柠檬片,也没有擦药,竟然一点也不晕。大概是那时的我满心沉浸在庐山的绿意和《混沌武士》中帅气的仁。

秀峰的景色很富有庐山特色,也是翠色逼人;但又不同于其他的景色,因为李白的庐山瀑布在此。但我觉得这个瀑布没有三叠泉来得壮观,我更喜欢秀峰的水,绿得像翡翠一般,且不同角度看就有不同的绿色,画家来了大概也得犯愁一会儿。爬山途中吃了碗栗子粉,觉得加的蜜糖比粉好吃。

秀峰实习完,我们便驱车去九江长江大桥拍照。寒假的时候才去了武汉看了武汉长江大桥,所以对这些没什么感觉。拍照后便直接去火车站候车。

1

经过十多个小时的火车,终于回到了广州。可是还是有些浑浑噩噩,好像早上才爬过了秀峰,时间在火车硬座摇摇晃晃中断裂。

评论(2)
热度(2)

© 渡鸦与竖琴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