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皮鞋悼念词

我准备扔掉一双穿了五年多的棕色麂皮小皮鞋,在它去死之前我得回顾一下它的一生。

它是在高三的寒假从了我,作为新年的新鞋。我拿到它很高兴,仿佛穿上这双流畅、硬朗的鞋子我就可以从乏善可陈的高中女生变成一个酷酷的女青年,我跟我当时的好朋友说,我太喜欢我的小皮鞋了!但是毕竟是高三,无聊的校服,连头发都不可以放下的语文课,沉闷的空气与这双时髦帅气的小皮鞋格格不入,我把它藏了又藏,终于在大学时穿上了。

读大学穿衣服大概是一个自我放飞和自我探索的过程,大一的我如初生牛犊,仗着身高体长什么都敢往身上套,棕色棉短夹克配上薄薄的浅蓝色阔腿裤(静悄悄地藏住我的秋裤),蓝色格子紧身衬衫之下是卡其色灯芯绒H型中裙,把正红色V领T恤塞进放荡潇洒的阔腿裤……当时尚未流行阔腿裤,我也没接收什么时尚博主循循善诱的时尚圣经,只觉得我得把以往不敢穿的、想尝试的单品全部往身上堆。

想想,那些勇气究竟是哪里来的?怕是从脚下踩的这双皮鞋来。我的脚仿佛被许多鞋履设计师遗忘,鞋子要么顶脚,要么磨得我后脚跟破皮,一双好看且舒适的鞋子实在可遇不可求。而这双鞋子不仅好看,而且适合我,我可以轻轻松松穿上它凹造型,未有磨合之苦。

败就败在它实在是太老了,后跟磨损严重,且在今年年初鞋底开胶了。抱有侥幸心理,我拿给校门口的鞋匠修,这一修把它的完美鞋型破坏,它不再流畅舒服,我咬咬牙穿了几回,每次都磨得脚呻吟。今天从图书馆走回宿舍路上,小指和脚后跟被磨得通红,心想,它确实是不能陪我走下一段路了。

说起鞋子,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会想起藤堂静的那句话,“每个女生都应该有一双好鞋,一双好的鞋子会把你带到你想去的地方。”这一双小皮鞋并没有把我带到我想去的地方,我还是在原来的地方走路。但以后会不会又出现哪一双好鞋把我带去远方?我不知道。

成长之后,“断舍离”的果决会越来越强,越来越清楚哪些人与物不再需要。时光没有白白流过,世界大概是蜘蛛,情感和物品彷如蜘蛛丝悄悄地缠绕我们自己的时针和分针,生命时钟要继续转,就得小心翼翼地剥去一些。可能会有些伤心,可能会有点痛,所以轻一点,再轻一点。

评论
热度(1)

© 渡鸦与竖琴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