秋天想读一首聂鲁达

立秋过了,两个台风相连而又凶猛地拜访我的沿海城市,石榴的甜度缓慢上升,买的鱼也开始鲜甜嫩滑起来,天空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长高、澄澈。这几天的雨水充沛,傍晚时分总是赖在家的椅子上阅读而疏于散步,不知家附近的小河会不会稍微清澈一些。已经开始期待也开始等待吃螃蟹的时刻,今年或许会买一壶桂花酒。也不知道哪里卖的桂花酒好喝,夏天在东京喝了一点儿菊花酒,唉,我才知道不是所有的酒都是美味的。

最近读书读得很勤快,开始勇敢涉猎新的领域,与此同时又起了些怀旧情结。高二开始读聂鲁达,我还记得是在学校本部的图书馆,花城出版社出版的《聂鲁达集》。这本书只收录了《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》中的三首,没有那首著名的《我喜欢你是寂静的》,也没有我现最爱的第六首,但这也不妨碍我喜欢聂鲁达,他写得多美多好啊,“此刻我爱你”,年轻可爱的情感在他笔下竟有了秋日果实般的踏实和慰藉。后来买了kindle,读了完整版的《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》,年纪轻轻的我随大流地最爱《I Like For You To Be Still》,但在成年后的再次阅读,竟然最喜欢当年觉得平平的第六首,甚至会在落叶纷纷的时刻想起其中的几句,又或者,在秋日极其寻常的一天想读一首聂鲁达:

我记得你去年秋日的样子。

你是灰色的贝雷帽、一颗静止的心。

在你的眼中,曙光的火焰嗔斗。

树叶纷纷堕入你灵魂的池中。


让我的双臂如攀爬的植物般紧握,

树叶收敛你的声音,缓慢而平静。

敬畏的篝火中我的渴求燃烧。

甜美的蓝色风信子缠绕我的灵魂。


我感觉你的双眼游移,秋日已经远去;

灰色的贝雷帽,鸟的声音,像一座屋子的心,

我深切的渴望朝彼处迁移,

我的千吻坠落,如琥珀般快乐。


孤帆的天空,山丘的阡陌:

你的记忆以光制成,以烟,以沉静的水的池塘!

越过你的双眼再过去,夜正发光。

干燥的秋叶在你的灵魂里回旋。

(《二十首情诗和一首绝望的歌》第六首,译者未知)

评论
热度(1)

© 渡鸦与竖琴 /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