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后逛书店

去一家惦记了好久的日料店吃饭。饭菜一般,略咸,但酒好喝。朋友点了杯梅子酒,味道正常趋向一般。我出于猎奇心理点了杯枇杷酒,味道微妙,像念慈庵枇杷露兑入酒精。隔壁桌的可爱小情侣向我们抱怨他们点的桂花酒后劲太大,服务员姐姐看我们都是爱喝酒的,送了杯百香果冰沙酒,酸酸甜甜带上冰沙,对这顿下酒菜餐满足了。

原本打算吃完饭去逛书店,但两个人(此乃偏正短语)都喝得红彤彤的,浑身酒气,我摆摆手说还是别去打搅读书人,熏得。但又熬不住念想,走着去,路上吹吹风、散散味儿。没想到走错了方向,回头的路上倒是遇到另一家书店。也是很好的书店,开门便是诗。阿赫玛托娃诗全集摆在门的左边,旁边是茨维塔耶娃和曼德尔施塔姆,很温柔体贴的摆设。我翻开了茨维塔耶娃的诗集,给朋友看我很喜欢的一首,然翻译实在不佳,我指着《我想和你同居》的标题,磕磕绊绊地说,这译得不好,汪剑钊译得是《我想和你一起生活》。

……我想和你一起生活
在某个小镇,
共享无尽的黄昏
和绵绵不绝的钟声。
在这个小镇的旅店里——
古老时钟敲出的
微弱响声
像时间轻轻滴落。
有时候,在黄昏,自顶楼某个房间传来
笛声,
吹笛者倚著窗牖,
而窗口大朵郁金香。
此刻你若不爱我,我也不会在意。
在房间中央,一个磁砖砌成的炉子,
每一块磁砖上画著一幅画:
一颗心,一艘帆船,一朵玫瑰。
而自我们唯一的窗户张望,
雪,雪,雪。
你会躺成我喜欢的姿势:慵懒,
淡然,冷漠。
一两回点燃火柴的
刺耳声。
你香烟的火苗由旺转弱,
烟的末梢颤抖著,颤抖著
短小灰白的烟蒂——连灰烬
你都懒得弹落——
香烟遂飞舞进火中。

评论(2)

© 渡鸦与竖琴 / Powered by LOFTER